• 2010-04-29

    学生助理

             111日到426日,我在对外交流办公室当了4个月的学生助理。

    1月底,在办公室供职的一个年轻老师离职,老大回家过年,外教到香港上海出差,只剩下我和另外一个年轻老师一起工作。工作时无人监视,但因为正值上一届交换生成绩单出炉、新一批交换生课程表收集,每天工作时间里无一秒闲暇。

    2月学校放假,继续留守办公室两星期应付各种会议安排、外来交换生工作的事情。过年时暗自郁闷,觉得自己能胜任秘书型工作,只可惜这种工作太琐屑了。以后除非万不得已,我是不会做秘书工作的。

    3月开学后工作非常多,第一个星期就因工作太多而需要整个星期上班,造成当月工作时间超出limit10多个小时。当时更郁闷:8元钱一个小时的工作居然如此缠身。最不爽的是老大有天跟我讲:“外来交换生抱怨orientation day bad arrangement。”这个orientation day几乎由我负责。我从2月初准备到2月底,按足我能获得的方法完成,办公室里没人stand by给予我帮助,我都是打电话给1月离职的老师求救的。说实话,这些工作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,但既然你放心由我这个学生助理包办了,我当然要硬撑。可到头来结果是bad arrangement,我心里除了不爽就是伤心。不过,这个过程还是对我有所帮助的,一,我被委以重任,新手被锻炼得老练了,确实学到很多如何实施计划的方法;二,我懂得了,如果事情超出我承受范围,我要向上司寻求帮助,不然责任全在我这里了。

    4月,因为之前一个月工作超时,而学校规定超时不能发工资,见办公室没有任何额外发工资的征兆,我和yubaba就商量错开时间上班把3月超时算到这个月。说实话,虽然办公室工作琐屑、缠身,有时不上班时还会收到指示做这个那个,但我在老大的带领下还是学到许多东西。老大做事风风火火,干脆利落,由不得你有半点迟钝而catch不到她的命令,所以跟着她做事我学到了“效率”和“跟踪工作进度”。文案写作方面,她和外教经常审阅我写的草稿,多多少少enhance了我的写作能力。另外,她还是知道人辛苦的,不时还会请我们吃东西、让我们搭顺风车回学校之类,这些举动还是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“呼之则来”的办公用具,而是一个“被认可的好帮手”。所以,我始终想着做到毕业才离开,不想像办公室以往的学生助理做一阵就离开。可我没想到啊,公司给新员工提供一个实习机会,我去面试通过了,5月到8月上班。如此光荣的实习我当然要去。办公室学生助理的工作只好放弃了。走的时候我还是挺感动的,那个年轻老师第一句是真诚地恭喜我,其次才是遗憾少了一个好帮手。新来的相处了快两个月的老师跟我说谢谢。老大责怪我走得太突然,但还是说句:我当然要对你表示支持。说真的,学生助理本质是啥呢,真的就是个“呼之即来”的办公用具,但在这个办公室里待久了,我还是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,我的工作还是获得老师们认可和称赞的。能获得这种评价已经很让人欣慰和受鼓舞了。在此,我要多谢办公室的老大、小李、小陈和外教,you are nice guys to be with

    办公室的工作其实是我正式上班的预演,公司的实习与此类似。希望自己也能胜任并获得认同吧。我发觉自己的自信多少来自认同。

    期待。

  • 2009-10-29

    2009-10-29

    正在看一本书,觉得自己真正的自我就像书中的主人公~只是没勇气表现出来罢了。

    我们都是雁群里的一只雁,都在与别人变换着位置探求着。

  • 2009-10-01

    2009-10-01

    2009/9/30 周三 天气多云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上周五下午去保研面试,总共6个人,最后一个是我。我是惟一一个跨专业面试的学生。现在完整地回顾那段过程,确实可以预知结果不会令人满意。虽然我没表现出过去面试时一贯的颤抖与紧张,但我也没表现出过去面试时一贯溢于言表的真诚与坚定。我实话实说,但说得犹豫且不动听,谁都可以根据我的话提出千百个问题来质疑。虽然面试的老师们并非有意压力面试,但对我的表现,他们急切的提问就足以形成排山倒海之势怒吼着向我倾泻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是自己准备不周,没花足够精力想清楚该如何表达对新专业的认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是自己故作轻松,没真实地表达求学的热切与焦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是自己思想简单,没作事前沟通,以为一厢情愿或单方面努力就可以得到机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是自己太盲目太自信只作一手准备,失之交臂的时候才迟钝地发现自己摇摇欲坠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没保上,像是现实凭空打了自己一巴掌。本来笑嘻嘻的脸,突然间被抽走了亮度和温度。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坚强地应对,只要大家让我静静地呆一会儿就好了,可是身边的人不断提醒我“不要不开心”,就好像我应该很不开心,应该捶心跺足似的,失落的时间区间好像被拉长了……

    这两天我的心都在翻滚,睡觉时也在想接下来要怎么办。

    我要怎么重新规划呢?我的新目标在哪里呢?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其实……我有那么惨吗?

    其实,也没什么大不了啊。

    保研的事本来就说不准,原本就只有一半机会通过,一半机会fail。现在发生的又不是我预料不到的结果,我何必那么矫情自怨自怜?真恶心!现在我要找工作了,这是天大的一件好事啊~那么多公司企业给我选,只要心态调整过来,重新找到新目标就好了。嗯,对,事情并没想象中那么复杂。吃亏后吸取教训;不必懊悔,也不必重来,继续下去就好了。生活还在继续。嗯!对。

    确实是这样!现在重新规划去。

     

    这两天我很感激莫莫的陪伴和表姐的鼓励。也恭喜我顺利保研的同学~